全国碳市场开始阶段不搞期货 不征碳税 增加林业碳汇交易,如何选出强于大盘的强庄股

频道:家庭理财 日期: 浏览:17
如何选出强于大盘的强庄股

如何选出强于大盘的强庄股

  如何选出强于大盘的强庄股

  逆势抗跌──强庄

  逆势而为,乃股市之大忌。这个道理,庄家不可能不知道。既然知道“逆势而为”的危险性,而不敢“逆势而为”的庄股,肯定是庄家已经胸有成竹,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那么庄家的实力也就可想而知。在股市里,也偏偏有这样一些股票,在大盘下跌的时候,总是我行我素,完全不理会大盘,独自走出自己的走势。

  要发现强庄,必须先找到一个参照物,才能衬托出强庄的独立走势出来。通过不同的参照物,我们可以把强庄大致分为以下三种类型:

  1、大盘之强庄。

  大盘下跌是个股下跌的重要原因。那么大盘在下跌的时候,自然也就成为了检验个股庄家实力的试金石了。所以,毫无疑问,大盘是个股的最好参照物之一。

  以大盘为参照物,与大盘相比较,强庄的走势有以下两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是当大盘下跌的时候,个股却是横盘或强势上攻。这种情况比较好理解。

  第二种情况是不管大盘跌也好,涨也好,个股却独自横盘不动。

  在大盘跌的时候,它能横盘不动,说明庄家的实力很强;大盘涨的时候,一般的股票都会随波逐流往上涨,它也能横盘不动,说明庄家控制盘面的能力很强,庄家并不想借大势往上拉,而是通过大盘涨自己不涨的方法来折磨投资者,当你受不了想追其他的上涨股票时,你只好抛出手中的股票,那么庄家也就达到的洗盘的目的。这种洗盘的方法我们可以称之为“不涨洗盘法”。

  这种股票也可以算是最典型的强庄,可谓是完全弃大盘于不顾,走势中充满了个股的个性。那么我们如何发现这种类型的强庄呢?主要有两个方法:

  一是在指标栏里调出平均股价指数,然后对照个股走势,看看哪些个股在大盘下跌的时候,还能强势横盘或逆势上攻。看看哪些个股的走势完全不理会大盘,充满了自己的个性。

  二是运用CI个性指标发现强庄。

  当大盘下跌的时候,个股的个性指标还能够连续几天收阳,说明该股有人护盘。而大盘横盘的时候,个股的个性指标上涨,说明该股庄家的实力比较雄厚。

  2、板块之强庄。

  个股的第二个参照物是板块。当同一个板块的其他股票开始下跌的时候,该股还能保持强势,说明该股有大资金护盘。其实,如果我们把一个板块自定义一个指数,那么当该板块指数在下跌的时候,板块中比较抗跌的个股,应该值得我们关注,强庄本色展现的淋漓尽致。

  3、利空之强庄。

  利空消息,对于个股来说,也是下跌的理由之一。当个股有重大利空的时候,股价一般都会下跌。如果一只股票在重大利空的打击下,股价仍不弯腰,说明该股有强庄进驻。因为庄家把受利空消息影响而恐慌抛出的筹码照单全收,所以股价才能保持强势。

全国碳市场开始阶段不搞期货 不征碳税 增加林业碳汇交易原标题:全国碳市场开始阶段不搞期货 不征碳税 增加林业碳汇交易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中国政府代表团团长解振华11月14日在波恩气候大会上出席德国馆举行的“德中城市与气候保护”主题边会时表示,中国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的各项准备工作已经就绪,目前已进入审批程序,正在准备启动。全国碳市场启动初期将进行现货交易,不进行期货交易,待市场成熟后在研究是否加入期货交易。在国际合作方便,将仅限于完善、交流、相互促进。

这将是全球最大的碳市场。解振华表示,全国碳市场将从成熟行业开始,逐步扩大覆盖范围。在具体实践中,将坚持以市场为主体,政府只按照核查要求分配配额,交易方式与价格完全依靠市场,“如何交易,价格如何,完全靠市场。”

解振华还表示,开始阶段中国不会搞期货市场,也没有考虑碳税,“期货在不成熟的时候也许会把市场搞乱,现货就是为了减排,增加什么样的交易产品,根据市场需要增加,如森林碳汇,是可以考虑的。”森林碳汇是指森林植物吸收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并将其固定在植被或土壤中,通过碳汇所吸取的这一部分碳排放有望兑换成碳减排份额在市场中进行交易。

他同时表示,中国将坚持把碳市场作为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工具,避免出现过多的金融衍生品。

解振华介绍,目前已利用市场化手段建立了碳市场的注册系统、交易系统、结算系统,正在推进报送系统,并已经确定了在哪里建立登记系统、核查系统,这些都完全通过市场招标的模式。

“建立碳市场的目的是通过碳市场机制降低我们全社会的减排成本,实现气候行动和可持续发展双赢。”解振华提到,目前7个碳市场试点省市碳排放总量和强度均实现了下降,碳减排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覆盖了电力、钢铁、水泥等行业近3000家企业。

对于碳市场的公平和效率如何兼顾的问题,解振华还指出,中国东西部发展不平衡,如何让东部帮助西部,也需要靠买方和卖方来发展,不能完全靠市场。

中国碳市场的试点自2013年始,北京、天津、上海、重庆、湖北、广东和深圳七省市陆续开市。2016年底,四川和福建两个非试点地区的碳市场也先后开市。截至2017年9月,在碳排放权交易试点省市已有近3000家重点排放单位纳入交易,累计配额成交量达到1.97亿吨二氧化碳当量,成交额约45亿元,试点范围内碳排放总量和强度呈现双降趋势。

当天的会上,解振华还介绍了中国履行2020年前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的承诺的情况:2016年中国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已达13.3%,距官方设定的15%目标相差无几;单位GDP能耗和二氧化碳排放强度分别下降了5%和6.6%,都超额完成了年度目标。

解振华称,中国完全有可能在2030年左右达到碳排放峰值,因为试点示范地区已经创造了经验,能够加以推广。目前中国有87个低碳省区和城市、51个低碳工业园区和400多个低碳社区,围绕在现有发展水平上何时能达到峰值进行探索。目前看,所有试点地区都会比全国提前达到峰值。